Sans-serif

Aa

Serif

Aa

Font size

+ -

Line height

+ -
Light
Dark
Sepia

停止威吓任何对LGBTQ有关政策发出质疑的人权捍卫者

一名人权捍卫者于7月30日撰写了一篇社交媒体帖文探讨关于性倾向或性别歧视的扭转治疗 (Conversion Therapy, 缩写 ”扭转治疗”)。该贴文几经分享之后,促发了多个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过于夸大和不成对比的回应,这些回应让签署这份声明的我们深感忧虑。我们相信该帖文的核心概念和含义被有心人士蓄意地扭曲, 并企图抹黑LGBTQ群体和组织,而导致多人向警方举报撰写该贴文的人权捍卫者。

分别向警方备案的单位及团体,当中包括宗教发展局 (JAKIM) 在报告中指控该贴文有意污蔑政府资助的《Mukhayyam 转化营》使用与国外各种扭转治疗相同的手法(包括电击疗法、手术、用药等)。 这个说辞不仅仅是不正确,而且具有很高的误导性。相反的,该帖文概述了世界各个角落不同类型的扭转治疗,以及该治疗会使用的手法,并没有阐述政府资助的《Mukhayyam 转化营》使用这些手法。因此,这些警方报告中对贴文撰写人的“诽谤指控” 根本找不到立足点。

这篇社交媒体帖文针对我国的情况,明确地列明了以下由政府资助的扭转治疗项目:

  • 《Mukhayyam转化营》或《Mukhayyam计划》
  • 研讨会及活动
  • 以伊斯兰教的精神教义“复原” LGBT的疗法
  • “遏制LGBT行为” 的五年行动计划
  • 网络资讯,包括电子书及 “自我改变” 应用程式 (hijrah diri app)

该社交媒体贴文所陈述的所有内容, 都是引用和参考许多已发布的民众调差报告、国会议事录(Parliament Hansard) 和网络媒体报道。

LGBTQ 扭转治疗在世界各个角落以不同的名称、疗法和形式存在着。而在马来西亚,Balik Pangkal Jalan 、 “返回正途” 或 hijrah 则被广泛地用来描述任何改变或抑制个人性取向、性别认同的做法。这也包括上述所列出政府资助的各种计划。

在2019年, 前宗教事务部长慕加希(Mujahid Yusof Rawa) 曾提及,政府资助的扭转治疗旨在“改革、修复他们,并改变他们的态度和任性的生活方式”同样的,在2012年第17次下议院会议上,时任首相署副部长马希塔博士 (Dr. Mashitah Ibrahim) 表示,马来西亚宗教发展局 (JAKIM) 和各个国家宗教部门采取了两种 “遏制” LGBT的方法,分别是使用传教 (dakwah) 作为预防措施以及各项法律的执行。

马来西亚宗教发展局 (JAKIM) 在今年7月发布了一则贴图,而其部门总干事依据该图文声明,从2011年开始宗教发展局 (JAKIM) 旗下的 “性别混乱教育、治疗和康复计划” 已得到超过1,700多名LGBT人士的参与,他更进一步地声称,许多参与者现已“返回正途”(hijrah)。这些声明准确地论证了马来西亚宗教发展局 (JAKIM) 的宗旨是扭转LGBTQ群体的性倾向和性别认同,而该局旗下的计划和活动纵使沿用不同的方式、方法,其中的精髓和世界各地“LGBTQ扭转治疗”的定义是一致相同的。

至于《Mukhayyam计划》参与者是自愿与否的问题上,我们在此强调,该社交媒体贴文的撰写者从未表示参与者被迫参与的,而帖文中也从未揣测、批评或质疑任何参加该计划者的动机。

然而,无可否认的是,我们需要对 “自愿参与” 背后的含义有更深入的了解。虽然一个人可以“自愿”参加任何计划,但这并不意味该计划的设计符合世界各地的人权标准和准则。一个计划的参与性和和一个计划的设计方程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课题,需要个别被独立评估的。

在马来西亚,针对LGBTQ群体和LGBTQ行为的法律制定、政策设计以及“修复”计划的存在,加重了马来西亚普罗大众对LGBTQ群体的歧视、排外。LGBTQ群体需要在强烈恐同和仇视跨性别的环境下存活,许多人为了要得到社会的认可而因此“改变”或压抑自己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是一个不难被理解的概念。因此我们想问一问,如果LGBTQ群体在这个社会被刑事化、边缘化和污名化,TA们是真的自愿参与此计划,还是TA们没有别的选择呢?

马来西亚宗教发展局 (JAKIM) 和其他单位声称该帖文的撰写者剥夺了此计划参与者的宗教自由。我们在此强调,此贴文的撰写者没有可能有这样的能力与权力去剥夺他人的自由,也绝没有要挑战伊斯兰或任何人的信仰。然而,因为误解了帖文的内容而向警方举报撰写人,这则是直接地侵犯了撰写人的言论自由权力。撰写有关LGBTQ扭转治疗和任何政府资助的计划,述写LGBTQ群体的经历并不能因此而构成任何人宗教信仰的约束。撰写人只是对政府资助的计划与其试图“治愈”LGBTQ群体的做法提出疑问。正常来说,在一个康健的民主制度社会下,人民是有权力对任何政府资助的计划提出质疑的,而政府机构对这些提问的回应是不应该以威吓来作为核心点。

马来西亚宗教发展局 (JAKIM) 动辄就举报警方的的膝跳反应客观上来说实属夸张且不成对比。出自政府机构的这种回应不仅向社会人民传达了一个错误的信息,也更深层地证明了人民不可以质疑、提问任何政府的政策和计划,人民的言论自由权和知情权也因此被剥夺、被约束。由于担心遭到“对付”,人民会因此而三思在法律、政策、指令和计划方面的民主参与。而通常,这种 “害怕遭到对付” 的恐惧对被边缘化的社群,例如LGBTQ群体有着更大的影响,边缘化社群很可能因此无从发声。这也大大降低了政府的问责制和善治标准的有效性。

我国政府的扭转治疗与对付LGBTQ群体的态度早已受到世界各地机构的广泛批判。在2018年,“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 (CEDAW) 就其结论性观察曾建议马来西亚 ‘加快措施以终止所有“纠正”或“恢复” LBTI群体的政策及活动’。

根据国际人权标准、“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CEDAW)的结论性观察建议以及特别报告员(Special Rapporteurs)的其他相关建议,我们希望政府能从另一个角度出发,以这篇社交媒体帖文的内容,对政府任何有关LGBTQ的政策与计划进行独立的人权影响评估。为了更有效地改变现况,我们建议政府征询、接洽任何认可、捍卫LGBTQ的人权和普遍人权的人权组织,让我们一起塑造一个人人安全和平等的马来西亚。LGBTQ群体不需要改变自己,但是我们可以共同建造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

共同签署:

  1. Justice for Sisters
  2. PELANGI Campaign
  3. Gay Community Welfare Network
  4. People Like Us Hang Out (PLUHO)
  5. Amnest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6. Aliran
  7. ASEAN SOGIE Caucus (ASC)
  8. Beyond Borders Malaysia
  9. Center for Independent Journalism (CIJ)
  10. Jaringan Kampung Orang Asli Semenanjung Malaysia (JKOASM)
  11. Persatuan Promosi Hak Asasi Manusia (PROHAM)
  12. Pergerakan Tenaga Akademik Malaysia (GERAK)
  13. Sisters in Islam (SIS)
  14. Sabah Women’s Action Resource Group (SAWO)
  15. Tenaganita

Leave a Reply